Mild Bitter

腐青(?
腦補產物的倉庫
自產自銷、自己解釈、多CP、雜食

hardhearted & happiness

/[恋与]周李

﹡捏造。含遊戲14章後的劇透,請小心食用。



7.hardhearted adj.无情的


漫天飛雪,純白的積雪覆蓋了城市的色彩和喧囂,銀髮男子站在公園中心的噴池旁,任由片片雪花飄落在自己身上。這池子當初只是單純的景觀噴水池,西洋雕像佇立在池子中央,像是某神話中的女神,來往的人們將承載願望的硬幣拋入池中,希望願望能被實現,隨著池底的硬幣越來越多也就順理成章的成了許願池。 

青年呆望水池裡形形色色的硬幣,若有所思。

前些日子裡的明媚風光,近在咫尺卻又遙不可及;那些嘻笑打鬧、甜言蜜語的畫面彷彿都被這個冬天的風雪帶走了顏色。

忽然間細雪不再落在自己身上,抬頭一看,發現一...

hallucination

3.hallucination n.幻觉,(由幻觉产生的)妄想
/[恋与]周李

周棋洛睜開眼,眼前一片漆黑。

他想起曾經做過的夢,夢境裡也是幽幽的暗色,只有他和李澤言在,李澤言喃喃的講了幾句話,他聽不是很清楚想要再靠近些,便看到李澤言轉過身背向他要離去,伸手去抓卻撲了個空。

昏暗之中忽然泛起一片紅光,由紅轉紫再變換成靛色。

周棋洛慣性的用手在身邊胡亂一摸,摸到了手機,解鎖、快速撥號,到螢幕上顯示著老闆二字,他仍屏息著。

待電話的那頭一接通,周棋洛便用那乾啞的嗓子喚到「老闆!你在哪裡!」聽到話筒裡傳來輕微的嘆息聲,他才如釋重負般的放鬆緊繃的心。

「你是睡傻了吧。」熟悉的低沉嗓音在耳邊響起。

不等對方回話李澤...

H三十题

H三十题
(并不是你想象的H,当然如果可以解读出那方面的意思,也是可以的。)

----

1.habit n.癖好,习惯
2.hagridden adj.困于噩梦的
3.hallucination n.幻觉,(由幻觉产生的)妄想
4.hanker v.憧憬;渴望
5.happiness n.幸福
6.harassed adj.烦恼的
7.hardhearted adj.无情的
8.hassle n.口角,激烈的争论
9.haunting adj.常浮现于心中的
10.heady adj.顽固的
11.hearsay n.风闻,谣传
12.heartbroken adj.悲伤的,断肠的
13.hesitate n.迟疑...

金平糖

戰國三十題 24. 金平糖

/安清(吧

大和守安定食指與大拇指間捏著一顆像星星的小糖果粒-金平糖-跟以前記憶中的做法有些微不同,但味道是一樣的,現在的金平糖多了繽紛的色彩還依據顏色不同有不一樣的口味,以前那種純粹的白也不討厭就是了。
相較於許多甜死人不償命的甜點,安定還是比較喜歡這種單純、甜而不膩的味道。

大概有一半是沖田的關係。

轉動著手中晶瑩剔透的糖粒,表面的不規則在觸及的皮膚上形成凹陷的點。

沖田君總是一把塞入嘴裡然後咬的喀哩喀哩作響,如此一來一些糖渣便會卡在牙齒的溝槽上。安定不喜歡卡牙的感覺,他喜歡把糖含在舌頭與上顎之間,讓唾液慢慢地融化它。

他還有一個習慣是把不喜歡的顏色先...

琉璃色的江戶黎明系列:記憶偏差

/物いち

新刀實裝的消息讓本丸陷入一片騷動,唯獨一人安靜地坐在緣廊的角落,愣愣地看著手上的打印小報,陷入久遠的記憶。

「同為德川家的刀,」物吉貞宗很自豪身為一把脇差卻比眼前的太刀來得有用。

「重鑄後的你幾乎無法使用只能作為觀賞。」聽起來是單純敘述的話語,卻字字重擊聽者的耳膜。對方身上的黑鎧甲鑲著貴氣的金色花紋和線條與德川家很相襯,唯獨那一身的純白令一期一振覺得不順眼,連金色繩條尾端的流蘇都是白的,在半空中擺盪著。

白色,跟德川家一點都不搭-大阪之陣的主事者。
如果他是為德川帶來幸運的象徵,那相對於豐臣就是厄運。

沒有人會喜歡厄運的吧?

一期一振咬緊牙關,卻無力反駁。
對,他說的沒錯、說的是事實。重鑄後的自己確...

花之牆

/いちつる
印象曲:米津玄師 - Flowerwall(sm25294112)

這是一期一振的第一次田當番,總算能逃離硫磺臭及鐵鏽味濃厚的戰場稍做喘息。
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遠,來到一處放眼望去滿是一丈紅又名蜀葵的花海,筆直的莖帶著巨大的桃紅色花朵長得快比人還高。
也不管泥土是否會弄髒衣服,一期沿著花叢坐下;將自己的身影隱藏於這片花海之中,這樣就沒人找得到自己了吧。

他想到還沒仔細欣賞過這世界的天空,抬起頭正想看看,忽然眼前出現一塊圓型陰影,一頂草帽不偏不倚的砸在臉上。是頂沒有修邊草編帽上面還繫著一條藏青色的織帶,還在想這帽子打哪來的,便有個聲音從小徑的另一頭傳來。
「抱歉抱歉!那...

vivi

/一期三日
設定是2205年,一期在三日月之後才出現。
印象曲:米津玄師 - vivi (sm17258344)

一期一振來到本丸後在無數個夜深人靜時想起六百年前的那段日子,如櫻花盛大的綻放然後絢爛的凋零。是因為刻骨銘心才說想不起來?還是打從心底想將其遺忘?其實自己也分不太清楚。

因緣際會跨越時空來到了這個未來戰場,被告知過去存在過的付喪神不論有著怎樣的歷史,都有可能會出現在此。聽到這番話後比起四散各處的兄弟們他心底浮現的只有那個人;共同擁有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足以是人類一輩子的時光。

或許因為害怕面對的被害妄想作祟,所以在自我介紹時就先發制人,
「曾经的主人丰臣秀吉下令将我再...

/鶴丸國永

「鶴丸的鞘是極為炫目的兵庫鎖呢」「是貴族的象徵」「五条家真是有品味」「比本丸的所有人都來得華麗」「相較起裝飾,實用性對武器來說更加重要吧」在鶴丸國永來到本丸後諸如此類的話語滿天飛,很難不進到他耳裡。

坐在緣廊上的他伸出手指勾起頸上那圈飾品,金黃的金屬墜飾反射著陽光,閃爍的刺眼。
「哼。」他莞爾,聲音裡帶著不屑。
從古至今多少人為了獲得這身軀,好則血染自己壞則身敗名裂。
比起實用性受世人愛戴更要來得讓付喪神嚮往吧?
鶴丸放下手,一個動作便讓身上的金色鎖鏈發出鏘鏘的碰撞聲,聽在他人耳中是清脆的金玉聲響,在他聽來猶如限制行動的沉重枷鎖。

只有他自己知道,那是安達泰貞給他的見面禮,鍊...

下一页
©Mild Bitter | Powered by LOFTER